小丑

1234567

另一个我

路西法想要回家

还没有开始看正文,但是:











     怎么说呢,对于作者自己写了耽美线番外还有肉渣的这种操作只能跪下唱征服了吧。

他从地狱来完“完本”了

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能说等龙,会等的。

他们批评网络文学没内涵没深度,但是有内涵有深度的小说现在已经完本了,被迫完本了。微笑

@入眠歌  @纯洁滴小龙 会等的,加油。

河南美术考试神经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看到素描试卷的那一刻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一生一世一双人,不截原文看评论吧。

富贵

哭了,

全书最佩服的人
死了

肥龙这是要炸啊!

      看完最近的更新我觉得太心塞了。
      胡言乱语了一些,不要纠结逻辑。

     梁解两人太有感觉了了,还是那种你还想她你还爱她的感觉。
     梁老板也是被算计的一环。
     感觉这个世界没有高智商高情商根本活不下去。
    唉๑•́₃•̀๑
    心疼他们。
















      每个人都想活下去,自由的活下去,为了心中的信仰活下去。可……代价太大了。荔枝变成了第二个苏氏夫妻,大白,雨轩,梁老板,孤儿院的孩子们再一次成为了牺牲品。
        荔枝当初灭了一座城是为了什么?大白的遭遇有几分是她推动的?

【楚路】

   考试时我用了十几分钟涂完了答题卡,然后写了此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世界上要有英语这种邪物!!!
##############

    今天是我的婚礼。 婚礼是在卡塞尔学院举办的。
    爸爸妈妈出去旅游了,这是他们难得的空闲,却因此错过了我的婚礼。不过没关系。
   新娘是我的爱人,她叫夏弥和我一样是中国人。她爱我,可我没有她爱我那样爱她,因为我的心底有另一个人。
   我经常看见他,镜中、窗玻璃、车漆、水中……我看见他的幻影,他在冷淡地看着我,冷淡地看着我的背叛。有时我还会听见满是嘲讽的笑。不是他,不知道是谁的笑,仿佛在讥讽这个世界。
    “子航,好看吗?”我的新娘已经换好了衣服,凤冠霞帔,这是一个女人一生最美丽最幸福的时候。
    “好看”我点点头神色柔和了些。转头我在电视机的屏幕上看见了他。他穿着上次我们一起去看的暗红色喜袍,眉眼柔和挂着眷恋,“真好看”
    “子航,新郎要出去,这里可是新娘的地盘!”她吻在我的侧脸,眼神灵动而狡黠只是有几分涩意。
    我答应,在看时他已经不见了。
 
     路上遇见了诺诺,她红发张扬,面无表情甚至可以称之为漠然,只是她的眼神太过复杂。
   他与她的关系极好,当初他就是因为她而拒绝我的邀请,加入了学生会。
     我在她的眼中看见了他,暗红衣袍以及微微慌乱的表情,只一瞬便消失了。
    “你爱的是夏弥,还只是那种感觉!”
    “你够了!路明非!”她吼道,“路明非他……他……已经死了!你这样他连死都不会安心!”
   我默然。
   “他们很像”我把视线转向一旁尽量不与诺诺对视,我害怕在从她的眼中见到他时我会控制不住我自己,“不是形似而是神似,性格兴趣爱好……真的很像”忽然想不起当时他听到这个解释的时候是什么表情,只觉得他很开心。
   这次交谈可以称为不欢而散。
   

婚礼很顺利,在婚礼进行时我没有在看见他,幸好没有。如果他再出现我一定会把这场婚礼变成闹剧。就像他当初提到赵孟华时说的那样,渣。
    下去敬酒时遇见一些熟人只是他们的表情很奇怪。席间隐约听见诸如“龙王”“学生会”“主席”“会长”之类压抑的惊呼,他们在谈论他吧。
    芬格尔没有动任何东西,只有零在吃。诺诺接过我手里拿着的酒杯扬手泼在我的脸上狠狠瞪了夏弥一眼掀桌离去,凯撒跟去。
‌    一瓶红酒擦着耳边飞过,是芬格尔。苏茜冷眼旁观,零在诺诺掀翻桌子时就转移了。兰斯洛特拉走苏茜时满脸不可置信看着我。伊莎贝尔找人处理了满地狼藉。
‌    “子航”夏弥欲言又止。
‌   “没关系,我去换身衣服”我打断她的话
‌     在洗手间 ,我看见了自己的样子,黑发黑眸没有永不熄灭的黄金瞳,暗红的衣袍浸上了酒渍。
    我挥拳打碎镜子无力地跌坐在地上任由鲜血与眼泪流下。
    夏弥出现在这里,我没在纠结我是否又走错厕所只是向她伸出手“帮我”
   “遵命,吾王。”她拉住我的手,将我扶起。吻,落在我的侧脸上。
   “怎么过来了?”我看见手上的伤不禁皱皱眉。
    “想你了。”她眨眨眼环住我的腰回答的理所当然。
    在墙壁的瓷砖上我又看见了他,暗红衣袍,满手鲜血。隐约间我又听见一声轻笑,像是在嘲笑着什么。
                                              〔END〕

一个报复社会的产物,修一下重发一遍,至于题目想了想还是算了-_-||,因为真的不会写T_T




简单来说就是师兄死了,明非让虾米催眠自己把自己活成了师兄。